新闻中心

预防宫颈癌HPV疫苗有风险吗?

* 来源: http://www.9jhpvym.com * 作者: 9价HPV疫苗 * 发表时间: 2019/03/26 11:27:27 * 浏览: 29
最近,一名所谓的「顾问」,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名为《谎称“预防宫颈癌”HPV疫苗的噩梦终于到来:美国法院开始庭审HPV疫苗审批机构和企业可怕的腐败》的文章,引发关注。文章翻译自一个名为The Children’s Health Defense的美国组织,主要观点是:接种HPV疫苗会导各种疾病;HPV疫苗中的铝佐剂会对人体造成伤害;疫苗制造商默克公司在临床实验中造了假。


这篇文章以阴谋论的笔调,描述了许多没有根据的信息。无论是文章的微博发布者还是原始作者,都有长期的反疫苗背景。更可怕的是,在众多的专业意见反驳下,这篇文章的发布者还在叫嚣「转发已经超过 500」,言下之意,是这篇文章转发超过 500 尚未被删除,就意味着这不是谣言。

知贝与腾讯较真团队,对这个信息进行了查证,发现这种嚣张毫无道理,事实上:

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明确地确认北京宫颈癌疫苗的安全性:它不会导致免疫缺陷性疾病、不会导致女性不孕,此前的严重预防接种不良事件都与 HPV 疫苗没有因果关系。

HPV 疫苗,自诞生以来就不断受到人们的关注。人们关注它是因为它是第一个可以有效预防某一种(甚至某几种)癌症的疫苗,人们关注它也是因为它的安全性问题。对安全有追求是好事,但拿着安全来造谣,就绝不是好事。

一、文章来自一个反疫苗组织

The Children’s Health Defense(以下简称TCHD)是一个反疫苗组织,创始人为 Robert Francis Kennedy Jr.,一名美国环境律师。他也是 World Mercury Project(以下简称WMP)的董事长,WMP 也是一个以“疫苗接种与自闭症有关”为主要观点的组织。无论是TCHD 还是 WMP,它们背后的观点都是一致的:不要接种疫苗。

二、接种 HPV 疫苗会导致姿势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吗?医学上没有证据

在 TCHD 的这篇文章里,Jennifer Robi 是主角,是她将九价 HPV 疫苗的制造商——默克公司告上了法庭。之所以要提起这一宗诉讼,是她认为,在接种完九价 HPV 疫苗后,自己患上了姿势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(POTS)。

POTS 是一种难以诊断的疾病。

当患者从仰卧位变为直立位,心率会异常大幅增加,这种情况被称为心动过速,会引起头晕、昏厥、头痛、胸痛和虚弱等症状。

这种「联系」最早是与丹麦研究人员在 2015 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有关,该研究提供了一些关于 HPV 疫苗后 POTS 发生的观察证据[1]。此后,Cochrane Nordic向欧洲药品管理局(EMA)提出了审查的要求。

但是,EMA 经过审查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:现有的证据不支持 POTS 是由 HPV 疫苗引起的[2]。

这场官司还在继续,但医学上的答案已经很清楚。

三、HPV 疫苗中的铝佐剂是安全的,不会导致自身免疫性疾病

除了 POTS,文章里还提到了 Jennifer 患上了自身免疫性疾病,这也是一直以来反疫苗人士热衷于引用的理由之一。

这一说法最早源自一名以色列医生,他声称 HPV 疫苗,特别是其中的佐剂,与各种自身免疫性疾病有因果关系,并将其命名为 ASIA,佐剂引起的自身免疫性疾病。

然而这种说法并没有被医学界所认可。

2017 年发表的一项针对法国 200 多万名年轻女性的大型队列研究显示,接种 HPV 疫苗并不会增加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发病风险[3]。

而在此之前,类似的研究也已有不少,2011 年、2013 年、2014 年及 2015 年都发表过论文[4],结论都与 2017 年的研究结论一致:未发现 HPV 疫苗接种会增加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风险的证据。

那佐剂会有影响吗?

HPV 疫苗中含有铝佐剂,这篇文章中用以证明铝佐剂有害的观点是绵羊的研究,这个研究有如下的问题:

1. 总共就观察了 21 只绵羊,观察样本数过小;

2. 该实验中所消耗的铝的剂量非常大,根据 2011 年的一项研究[5],出生后第一年因疫苗接种所摄入的铝为 4.225mg,然而在绵羊的研究中,1 年内摄入了 70.861mg的铝[6];

3. 根据美国 CDC 的资料,母乳中的铝浓度一般为 10-49μg/ L[7],而疫苗中铝的最大允许量为 125μg[8]。按照这个数据,一般全母乳喂养的大月龄宝宝,三天的母乳量中的铝就超过了一剂疫苗中铝的含量了。

四、HPV 疫苗会导致女性不孕吗?不会

该谣言最早的版本是来自于美国一个叫做「美国儿科医生学会」(ACPEDS),也是一个反对疫苗的民间组织。

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HPV疫苗会导致女性不孕、出生儿童受孕缺陷。

五、HPV 致死率高吗?数据早已证明

关于 HPV 疫苗致死又致残的谣言,已经出现过多次了。

世卫组织全球疫苗安全咨询委员会(GACVS)定期审议了 HPV 疫苗的安全性。该委员会审议了美国、澳大利亚、日本和疫苗厂商的上市后监测数据。所有来源的数据都肯定了这两种疫苗的安全性。2014 年 3 月,GACVS 得出结论认为, 这两种 HPV 疫苗的安全性都很好。

六、别让阴谋论毁掉疫苗

这整篇文章,都在以阴谋论的笔调,描述默沙东如何在临床实验中作假,欺骗各国监管机构。他们的证据和逻辑,都建立在空想和强行联系上。

这种阴谋论可能对人类造成巨大的伤害。

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 2019 年全球卫生面临的 10 项威胁中,就有一项:疫苗犹豫。

即尽管疫苗可用,但迟迟不愿或拒绝接种疫苗,有可能逆转在应对疫苗可预防疾病方面取得的进展。

HPV 疫苗在这上面得到了充分的体现,反疫苗人士最喜欢引用日本的例子,恰恰证明了停止推荐北京宫颈癌疫苗,是如何损害了公众的健康的。

一些已在其免疫计划中引入 HPV 疫苗的国家报告,年轻女性中子宫颈癌前病变的发病率降低了 50%。相比之下,日本没有主动推荐 HPV 疫苗接种的宫颈癌死亡率从 1995 年到2005 年增加了 3.4%,预计从 2005 年到 2015 年将增加 5.9%。对于 15~44 岁的女性来说,疾病负担的加速尤为明显[9]。

反疫苗人士将安全风险无限放大,然而却低估了疫苗在经济和卫生方面的巨大好处,他们采用了涅槃谬论这一逻辑谬误,因为他们会告诉你,如果某个解决方案无法做到完美,则不可行。换到 HPV 疫苗甚至任何一种疫苗都是如此,他们认为,如果无法做到100%,那么疫苗就毫无价值。

这样的行为,愚蠢,有害,值得所有人警惕。